江苏十一选五开奖记录
首頁>> 古都印記>> 西安記憶>> 正文
《俏了西安》
恢復窄屏
發布時間:2017-05-19 來源:宣傳教育處作者:宣傳教育處瀏覽次數:

西安俏了。俏得讓那些老西安人常常發出喟嘆:噢、噢,噢,這條大街就是早先那個雞腸子似的巷子嘛! 啥時候修建得這么寬敞;這道城墻就是早先那條被剝了城磚的城墻嘛!啥時候恢復得這么漂亮……人們在新的城市格局的每一個路口或每一座新的建筑物面前,總是忍不住鉤起昨天的記憶,這種喟嘆便浸潤著生活進步社會變遷的歷史性韻味了。

急驟的變化僅僅是十余年間的事。

我是80年代初從灞橋區調入省作家協會的,作協所在的建國路還算得上一條比較寬大的街道,那時候隔五六分鐘才過一輛卡車或小車,行人可以悠閑地在街道上晃蕩,孩子在馬路中間嬉戲,甚至有人在街道中間打羽毛球。而今要橫過馬路需得左顧右盼以至焦灼等待,幾乎首尾相接的機動車從早一直流到深夜。

整條建國路上只有一家食堂,在西南十字路街口,市商業系統下屬的一家國營食堂,賣素面和肉面,還賣羊血泡饃,啤酒是散裝的,兩毛錢一碗,碗是粗瓷黃釉的大號老碗。已是專業作家的我仍住在鄉下,每逢奉召回作協開會,中午便在這里花兩毛錢買一碗羊血.一毛錢買兩個燒餅,奢侈時再加一碗啤酒,五毛錢下了一回館子,心滿而意足。那時候的工資是五六十塊錢,收入和消費正好合適。幾年間,這條街上高檔酒店和風味小吃店競相開張,門面也越換越新,燈光亦越換越亮,價錢自然也是越換越高,然而食客仍然涌泄不斷。那家賣羊血泡饃的低矮的食堂作坊早已被高樓所代替,劉家兄弟開了家令人忍不住冒險欲望的蝎子酒宴。民航售票處、證券交易廳門前,如漲潮和退潮的人群標示著股票行情和股民的憂歡……無論如何,在我喝著大碗碑酒嚼著大碗羊血泡饃的那幾年里,無法料知蝎子會作為美味佳肴擺上餐桌,更無法料知股票會在我們的社會生活中牽扯人們的憂歡。

如果再沿著記憶之河溯流而上,我記得70年代中期以前的西安四條大街上,騾馬拉的大車暢行其道,僅僅只要求每匹牲畜的屁股下設置一只接納糞便的布兜,而尿是可以任意撒的。再追溯到50年代中期,我在東關讀初中的頭年冬天,每到傍晚,鋪天蓋地的烏鴉在天空盤旋,凄喪的叫聲令人毛骨悚然,蹲在操場上晚餐的學生們,常常會被從天而降的排泄物所擊中,或頭上或身上或飯碗菜碟里。這些烏鴉夜棲在東門城樓層疊的木檐下,天明又飛到城外去覓食了。那時候的東門城樓漆彩剝蝕,塌擔斷瓦,像一個風燭殘年衣履殘破的老人。

我現在的住地就在東門內,看著這城門樓重新抖出威風,重新煥發新姿,重新現出昔日(始建時)的雍容和氣度,往往忍不住感慨,十余年間西安人做了多少大事,五十年本來又應該做成多少大事,而“文化大革命”的十年又破壞了西安人的多少好事,耽擱了多少大事!正在發展的生活和已經逝去的歷史才是透視一切的鏡子。

 

大約是十余年前,我在西安出的一家報紙上看到過一篇北京一位作家寫的西安印象的文章,有一個令我吃驚的觀點。看到西安端南正北端東正西以鐘樓為中心的四條大街,以及西安井字形的街路布局,便大發感慨,說端直的道路客觀上造成了西安人的思維的簡單,直截端出不會拐彎亦不會多向思維,才是西安包括經濟、文化等諸方面滯后的原因。

就我有限的閱歷,中國的城市凡是建筑在平原上的,無論古都無論新城,大都是井字交叉的大街或小巷,似乎沒有哪個城市的創始者為了表示思維的多維性和多向性,故意把大街或巷道多拐幾道彎兒。貴陽、重慶那樣的山城受地貌的限制自不能做佐證,上海和天津的彎曲街路多是租界地里的洋人們按照自己的勢力范圍制造的畸形,是中國人的不大愉快的一塊舊疤,恐怕也很難牽強到多向思維這個話題上頭來。

我便和朋友調侃,以西安端直的街路而判定西安人屬端直思維的人,其思維的簡單和端直正好應該和西安的街道一樣。西安保存下來全國惟一一圈完整的古城墻不僅對西安,對于這個泱泱大國的古代文明正好留下一個完整的標志,一道不可復原、復制的古代城池的標本,彌足珍貴。開放的西安獲得了自己的發展,終于有財力修復殘缺破損的城墻,終于完成了城墻的點亮工程。入夜,美麗的古城的輪廓可以使我們笑慰古人,亦可驕傲地的指點給海內外的朋友。

又是前幾年,我在一家報紙上看到一篇嘲諷西安人的文章,說西安人思想保守觀念落后的象征便是這城墻,城墻是一個封閉的思想象征。我在此便先抬杠,秦嶺山區和戈壁草原,沒有任何墻作為封閉的障礙,事實是那里至今仍然是扶貧脫貧的最落后的地區。那里到處都是彎曲的小路,而人們的思維卻看不到多維與多向。

在開放的中國和中國的西安,在即將進入21世紀的臨界線上,一座明代的古城墻怎么能封閉現代西安人的思維和西安人的觀念?現代高科技現代網絡信息現代新的知識,難道依靠馬車和云梯翻越城墻闖入城門洞么?

作為一個西安市民,我真是感激那些為保存西安城墻的完整和完美而表現出遠見卓識的人們,這是一種悠長的歷史和深沉的文化意識。我也同時期望著,這座曾經在國家和民族漫長的歷史長河中獨有的輝煌,在現代西安人的手里得以重現。

 

 

陳忠實         1999年9月3月于雍村

 選自《西安城墻文化卷》陜西科技出版社

   

分享
     
江苏十一选五开奖记录 橄榄球 山东时时是什么东西 时时彩稳赚 等机会 浙江快乐时时走势图 新彩虹计划 抢庄牛牛系统发牌规律 火龙果手机计划官网 通比牛牛游戏网站 谁有稳定版本鼎力之作网址 棋牌游戏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