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苏十一选五开奖记录
首頁>> 古都印記>> 歲月如歌>> 追憶往事>> 正文
我們的哥哥曹新宇
恢復窄屏
發布時間:2015-01-12 來源:網媒轉載上傳者:瀏覽次數:

1947年曹新廣兄弟與堂姐妹合影

曹新廣(右)與表哥任煥義(中)任煥禮(左)

政府頒發的“革命烈士證明書”

今年3月28日,搭載著437具在韓中國人民志愿軍烈士遺骸的專機降落在沈陽桃仙國際機場,離開祖國60多年的烈士英靈終得魂歸故里。

然而,殘酷的戰爭又使得多少英魂仍漂泊在異國他鄉,永無歸日。今天,我們就請一位烈屬講述一個真實而感人的故事……

為李大釗的事,老父親終生抱憾

子侄七人送去參軍

我們家是老北京,祖上幾代都居住在這里。哥哥曹新廣,比我大10多歲,他犧牲在抗美援朝戰爭時期的大和島空戰之中。哥哥犧牲的時候我才6歲,而今六十多年過去了,但他犧牲前前后后所發生的許多事,我都記憶猶新。

要談哥哥的成長經歷,不得不先說一說我們的老父親、老母親。我爸爸叫曹宏年,是1907年生人。他16歲那年就進了電話局謀生,當時的電話沒有自動轉接,得靠人工接線,所以他就做接線員來掙錢養家,做了好些年。記得父親生前曾經多次跟我們說起過這么一件事:奉系軍閥打算逮捕李大釗同志的時候,他正在值夜班,當時就從轉接的電話里聽到了消息。可他自己又不是共產黨員,更不知道“組織”在哪兒,消息傳達不出去,只能干著急。后來他屢屢提起這件事,總是有一點遺憾的意思。可能因為這個緣故吧,他對烈士的敬佩,令他對新潮的思想很有好感,可以說這一輩子都不保守。我媽媽比爸爸大兩歲,1905年生人,是屬“小龍”的。媽媽雖然沒有什么文化,但很有農村婦女的忠厚和淳樸精神。

哥哥曹新廣大約是1930年出生,我是1945年出生,他比我大上10多歲。1948年,他高中畢業于當時的北平志成中學,也就是如今北京西城區35中的前身。之后我爸爸就毅然決然將我哥哥,還有其他的幾個堂兄、表兄等總共子侄七人,都送去了部隊參軍。

哥哥就這樣去了東北的航校學習。聽說哥哥臨走之前,我媽媽拿出兩枚婚嫁的時候外婆送給她的戒指,叮囑哥哥說:“你要是呆不下去了,就把這戒指賣了,換成路費往家跑!”

哥哥探親離家后,父親追了出去,一個多月后,哥哥就犧牲了

1951年國慶節,當時中央決定在天安門廣場舉行盛大的國慶閱兵儀式。空軍方面的受閱任務,由哥哥所在的空8師擔當。哥哥作為空8師24團的空勤人員,同戰友一同執行了受閱任務,飛過天安門接受了毛主席的檢閱。

那時候我們家住在現在西城區民族文化宮、民族飯店的那個位置,接近佟麟閣路。檢閱之后過了兩天,大約是10月3日,這天下午突然有人推開我家家門,我一看是哥哥回家來了。當時爸爸沒在家,哥哥抱起我,又摟起媽媽來,真是高興得不得了,這是他自打1948年參軍以來的第一次回家。可是他對媽媽說他當晚就要返回部隊(后來知道,當時他們的飛機是駐扎在唐山機場的),至多只能在家呆上兩個小時。可是盡管如此,媽媽還是說要親手為大兒子做頓飯吃。那時候我才6歲,印象最深的是在這短短的兩個小時里,哥哥抱著我一直不撒手,他說的最多的話,就是不放心長年有病的媽媽,讓媽媽一定要保重身體。

哥哥終于要走了,臨走時他在大門口把我高高舉起,然后又貼著我耳朵說:小弟弟,你快點兒長大,好好照顧有病的媽媽!

哥哥剛離開家十分鐘之后,我爸爸才回到家。他一聽說哥哥剛走,沒進屋,就轉身奔向當時的老七路公共汽車站,坐了汽車就追去老前門火車站了。聽我爸爸回來之后說,當時在火車站還真把哥哥攔了下來,把他拉到前門外面路東的大北照相館給照了一張合影。這張合影也是哥哥參軍之后跟家人的唯一一張照片。你看我哥哥的這張照片旁邊露出半拉肩膀,因為這是跟我父親的合影,后來給剪了半邊,才有這么一張單人照。

當時并不大清楚哥哥所在的部隊參加抗美援朝戰爭的事,不過哥哥這次探家之后也就一個多月,就趕上大和島的空戰,壯烈犧牲了。

噩耗傳來,痛徹心扉

撫恤金約合1000多斤小米

那時候,家里跟部隊還有通信,只不過很慢,沒現在這么快。但是到了1951年年底,部隊卻把家里的去信給打回來了,還在上面批了四個字,說“此人不在”。這之后的大半年里,媽媽沒睡踏實過一覺。后來記得是1952年5月的一天上午,家里突然接到一封信,可是我媽沒文化呀,我爸也沒在家。于是,我媽就牽著我,走了大概公共汽車兩站地的樣子,到一個遠房親戚朱大叔家里去看信。把信給了朱大叔看,朱大叔念了半截就哭了,媽媽趕忙問:怎么了?朱大叔哭著說:“新廣犧牲了!”

我媽當場在朱大叔家里就暈倒了,旁人七掐八掐才蘇醒過來。后來我只記得,媽媽領著我是一邊哭一邊回的家。時過中午,媽媽的哭聲越來越大,我肚子早餓了,也嚇得不敢吱聲。前兩年我聯系上早年的一個街坊,跟這位大姐聊的時候她也說呢:你媽媽當時哭得真是震動了全院老小,那真是撕心裂肺的哭,開始誰也不知道怎么了,后來一問,才知道你哥哥犧牲了。是啊,大兒子一下子沒了。那時候我爺爺奶奶還在,對他們來說則是大孫子就這么沒了,家里人都非常非常難過。

后來又過了好幾個月,家里一下子來了好多人。那時候我們那兒是二龍路街道的轄區,街道民政科的白科長就領著一位很端莊的中年女同志上我家慰問來了。白科長對媽媽介紹那位女同志說,這位是西單區的區長杜若同志(那時候西城區還沒有建立)。當時就頒發了烈士證,我還記得那時烈士證上的號碼是“00013號”,蓋上了北京市人民政府的公章。

白科長對我們介紹撫恤政策說:“撫恤金按照1斤小米1100元人民幣來計算,共計約合1000多斤小米。”那時候實行的還是舊幣值,當時的1萬塊錢抵后來一塊錢,所以撫恤金算過來也就是現在的110多元。這時候杜若區長就和藹地問我媽媽,說您還有什么要求嗎?現在我琢磨區長的意思,或許是說還可以酌情再增加一些補助。但沒想到我媽媽的要求卻是想見見大兒子的靈(遺體)。這時候旁邊的一位軍人說:老太太,您兒子是海上空戰時犧牲的,掉在海里了找不到啦……媽媽聽了這話,又昏了過去。

聽戰友講述哥哥犧牲的經過

“用這種機關炮打人,誰也受不了……”

1953年,哥哥在空8師的戰友、大和島空戰中跳傘之后打斷右腿卻大難不死的陳海泉大哥架著雙拐來看望我們一家人。從他的講述之中,我們了解到了更多的部隊故事和空戰往事。

陳海泉大哥和我哥哥一樣都是高中畢業,這在解放前的1948年算是“高學歷”了。剛建國之初,我們的空軍實力比較弱小,而且抗美援朝來得太急了,美國的空軍號稱世界第一,他們甚至跨過鴨綠江來轟炸中國這一側的領土。當時積極組建中國空軍的時候,除了從陸軍調進來一批戰士,又從全國各大城市招進來一大批剛剛高中畢業的社會進步青年加入其中,哥哥和海泉大哥都是其中的一員。

這批20來歲左右的熱血青年總共在航校學習了不到一年,轟炸機戰斗科目的訓練時間也不長。當時他們用來培訓的飛機,除了少數一些是蘇制飛機之外,大部分都是日本時期留下的老破飛機,條件是很艱苦的。但這批熱血青年所獨具的,是報效祖國,勇于飛上藍天,勇于與敵斗爭的無畏精神,才是對手趕不上的。

海泉大哥緊緊地握住媽媽的手,一邊陪著媽媽落淚,一邊敘述哥哥在1951年11月30日大和島空戰中犧牲的過程。這場空戰是空軍部隊協助地面部隊攻占大和島的一次協同作戰,空8師24團奉命再次對大和島進行轟炸。由于種種原因,也包括指揮上的一些問題,杜—2式轟炸機編隊比預定時間提前了好幾分鐘進入航線遠起點,在擔任掩護任務的空3師米格—15編隊還沒趕到的時候,美軍三十余架F—86噴氣式戰斗機便突然出現在戰場,對轟炸機編隊進行攔截。短兵相接的空戰慘烈啊,幾分鐘之內,我軍的九架杜—2式轟炸機被擊落了四架,另外還受傷了四架。美國飛機“上躥下跳”,我們的轟炸機沒有戰斗力,這戰斗一共也就幾分鐘,轟炸機編隊卻犧牲了15名空勤人員。

海泉大哥還說:“當時飛機被打中后起火,一下子失去了戰斗力,這時候你哥哥就堅持讓我先跳傘。我跳傘后回頭的一瞬間,就看到你哥哥剛跳出艙門,就被美軍飛機的機關炮打中了。”海泉大哥用手比劃著機關炮的炮彈,流著眼淚說:“用這種機關炮打人,誰也受不了……”他自己同樣在半空中被打斷了右腿,僥幸掉落在淺灘上,昏死了過去。一天之后,他才被朝鮮當地群眾發現,救了回來。

當時陳海泉大哥跟我哥哥穿著飛行皮夾克的這張合影我們家沒有,還是那次他來看我們時送給我媽媽的。

空戰之后,剩余的五架杜—2式轟炸機憑借著頑強的斗志,還是完成了轟炸任務。當天晚上,志愿軍地面部隊登上了大和島,第二天完全占領了該島,消滅了殘敵。

失去頂梁柱后全家生活窘迫

媽媽看到哥哥的那兩枚戒指,又再次暈倒了

我爸爸小時候得過小兒麻痹癥,腿腳不利索,媽媽身體也不好。家里好不容易把哥哥培養到高中畢業,送去參軍,算能賺錢養家了,哥哥卻犧牲了。所以之后家里就沒了生計,漸漸地就困難了。沒辦法,爸爸就央求一個在門頭溝開小煤窯的遠房親戚,讓他去那兒幫忙“過秤”以補貼家用。直到后來,街道民政科給爸爸找了個“軍烈屬縫紉組”里記賬的工作,生活這才略有好轉。記得最困難的時候,街道民政科的同志還來對我媽媽說:要不然,您托人給寫個申請,可以每月補助幾塊錢!可是媽媽淳樸老實,還是說:只要有粥喝,絕不向政府伸手。

哥哥參軍之前,因為給媽媽治牙病的事,曾認識了一家醫院牙科的一位姓毛的女大夫,兩人確立了戀愛關系。他跟女朋友話別的時候,女朋友說:我已經給你聯系好了工作。可是哥哥依然說:關于我們的戀愛關系,因為我參了軍,所以你是“自由”的;如果我能夠平安歸來,當然不會變心;但即使我們的戀愛關系不存在了,我們依然是好朋友。哥哥犧牲得太早,沒有來得及組建自己的家庭,沒有自己的愛人,更別談留下子女后人了。

哥哥犧牲之后,部隊上將烈士的遺物都分門別類整理出來,寄回家里。當媽媽看到退還回來的哥哥遺物里還有手帕包好的那兩枚戒指,又再次昏倒了。媽媽的身體一向不大好,又受到哥哥噩耗的打擊,之后沒幾年就因為腦血栓而去世了,那時候我才剛過10歲。媽媽去世之前,握住我的手對我說:“要不是你還太小,我實在不放心,要不然這幾年我是根本活不過來的……”媽媽去世時,也在空軍擔任職務的三表哥也對我說起過:“你哥哥起飛前在機場見到我還對我說,這次執行任務有一定風險,只是最放心不下媽媽。”這樣的話,說得我當時真是眼淚流個不停。爸爸在70年代后期也患上了半身不遂,臥床10年之后于1987年去世。

為方便吊唁戰友,李大哥在丹東買了房

終天有了一塊大和島空戰烈士集體紀念碑

這些年來,我一直關心著與哥哥一樣的中國人民志愿軍烈士的情況,也一直關注著大和島空戰。

為了尋訪哥哥的足跡,我曾到北京市35中學(其實也是我的母校)去尋找其前身志成中學的檔案,發現哥哥在上學時就是品學兼優的好學生。我還與哥哥的原部隊空8師取得了聯系,空8師現在駐扎在湖南。

這幾年,媒體上關于大和島空戰的文章多了起來。我看到《中國新聞周刊》上有篇文章里曾提到,據說有空戰中犧牲的飛行員遺體漂到了海邊,最后被丹東烈士陵園收斂了,還修了墓地,于是就此聯系了東城區民政局的領導,承他們的特別關懷,幫助我去了一趟丹東市去尋訪烈士的遺跡。我到了丹東市抗美援朝烈士陵園,又去參觀了抗美援朝紀念館。在紀念館里我看到了關于大和島空戰的介紹,展板上還把所有犧牲的烈士姓名都列了出來,可見祖國沒有忘記犧牲的先烈。只可惜,沒有任何墓碑可供憑吊。

后來通過記者們的幫助,我和哥哥仍在世的兩位老戰友——原空8師24團的李清揚大哥、原22團的吳清江大哥取得了聯系。我把他們二人請來了我家,一起回憶哥哥當年的音容笑貌。這兩位老戰士都已年過八旬,吳清江大哥也參加過大和島的空戰,后來轉業到地方,居住在上海。李清揚大哥的家本來住在北京,但為了方便去吊唁戰友,他還特別在丹東購置了新家。兩位八旬老人多年來不辭辛苦,為了犧牲的戰友,一直奔走在丹東和原部隊之間。

最近我看到新聞說,437位志愿軍烈士的遺骸在他們犧牲60多年之后,終于從韓國回到了祖國。作為志愿軍烈士家屬的我看到這個消息,也是十分激動的。去年年底,經過各方面的努力,丹東市抗美援朝烈士陵園特別為大和島空戰中犧牲的烈士建立了一塊集體紀念碑,聽說民政部和部隊的相關領導都出席了儀式,這讓我們這些烈屬都很感動。這說明祖國不會忘記,歷史更不會忘記。我們這批歲數較大的烈屬,還約好在今年清明時分一起去丹東祭奠烈士,以今天的成績,去告慰逝去的親人。

(供圖及資料提供/曹新宇)

【大和島空戰簡介】

大和島與其附近的小和島,位于朝鮮民主主義人民共和國西海岸鐵山半島以南的黃海海域,距離中朝界河鴨綠江江口近七十公里。

朝鮮戰爭爆發之后,大小和島一度為“聯合國軍”實際控制。為了打掉對方的談判籌碼,也為了拔掉這顆安插在我軍眼皮底下的“釘子”,志愿軍空軍部隊奉命對大小和島地區展開轟炸。

1951年11月30日,為了配合地面部隊攻占大小和島的任務,中朝空軍聯合司令部向參戰的志愿軍空軍部隊下達了第三次轟炸大和島的任務。在這次任務中,空8師杜—2(又譯圖—2)式轟炸機編隊提前到達指定區域,但在尚未按計劃與擔任掩護任務的空2師拉—11殲擊機編隊會合時,便遭到敵軍F—86戰斗機群的襲擊,在大和島上爆發了激烈的空戰。最終,空8師轟炸機編隊在損失戰機4架、犧牲15名空勤人員(其他協同作戰的空軍部隊尚有另外4人犧牲)的情況下,依然頑強地完成了轟炸任務,配合地面部隊成功地攻占了大小和島。這次攻占大和島的作戰,以中國人民解放軍軍史上第一次陸空協同作戰的名義被載入史冊。

時任空8師的杜—2式轟炸機編隊梁志堅機組通訊員的曹新廣,就是在轟炸大和島戰斗時犧牲的空中健兒中的一名。()

分享
相關新聞
     
江苏十一选五开奖记录 彩票网站下载平台登录 广东福彩电子投注方法 爱配资怎么样 重庆时时最新开奖记录 加州f1a赛车彩票计划 微信上炸金花怎才赢 一分快3大小单双软件 pt电子游戏大奖视频 米兰国际娱 时时彩龙虎合是骗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