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苏十一选五开奖记录
首頁>> 館藏精覽>> 珍檔薈萃>> 正文
漫話西安“大學路”(下)
恢復窄屏
發布時間:2017-06-14 來源:征集編研處作者:征集編研處瀏覽次數:

西北大學遷校西安與爭議中再次命名的“大學路”

抗戰勝利后,西安再次以“大學”命名城市道路,其影響也持續到今天,而這次道路命名的起因就是遷校西安不久的西北大學。

西安為何如此禮遇西北大學?如果了解陜西西安教育史、了解西北大學創建史,就絕不會感到意外。陜西近代歷史上,曾經有過三次西北大學,創設一所西北首屈一指的國立高等學府,一直是陜西許多有識之士畢其一生的追求目標,而屢次創設的西北大學也承載了三秦父老太多的夢想。1912年大都督張鳳翙將陜西大學堂(1902年)、陜西政法學堂、陜西實業學堂、三秦公學等合并,改名為西北大學,這是陜西創辦的首個西北大學,1914年6月,袁世凱將張鳳翙調入北京,1915年,陸建章即宣布改設公立陜西法政專門學校,而將該西北大學撤銷。1923年,軍閥劉鎮華將陜西法政專門學校、陜西水利工程專門學校及甲種商業學校合并籌建國立西北大學,這是陜西第二次創辦西北大學,但該校雖有“國立”之名,卻難負“國立”之實,在經過西安圍城之后,更加難以為繼,于1927年3月改辦為中山學院,1928年3月改稱西安中山大學,原西大未畢業的學生,繼續留校學習,直到1931年該校宣布結束。而西北大學的第三次設立,則是源于著名的平津三院校。1937年抗戰爆發后,平津國立各校、院相繼南遷,9月,教育部令國立北平大學、國立北平師范大學、國立北洋工學院三院校合組國立西安臨時大學,設校于西安。1938年3月,臨汾失陷,潼關告警,該校遷離西安。4月,奉教育部令改校名為國立西北聯合大學,勘定城固縣城內考院設校本部及文理學院,文廟設教育學院,小西關設法商學院,古路壩設工學院,南鄭設醫學院,沔縣設農學院。1939年7月,復奉教育部令改稱國立西北大學,胡庶華先生為校長。1940年4月,教育部指令西安為該校永久校址,1945年8月,教育部電令指定東北大學西安舊址撥歸該校使用。1946年3月,在戰干團舊址設立國立西北大學籌備處,5月,該校遷入戰干團舊址,6月開始正式辦公開學。盡管創建于抗戰危亡期間的國立西北大學,實際上與前述兩次創立的西北大學,只是名稱相同而已,并無任何淵源及承接關系,但其由悠久歷史的平津三院校,而西安臨時大學、西北聯合大學、國立西北大學,直至今天的西北大學,一路篳路藍縷、備嘗艱辛。該校移設西安,使西安終于有了第一個國字號的高等學府,從這個意義上講,如此禮遇不并為過。

由于東北大學之于“大學路”、戰干團之于“戰干路”、西北大學之于再設“大學路”均有相當的承接關系,所以,要說清與西北大學相關的道路命名問題,還得從“戰干團”和“戰干路”的關系說起。

1938年2月,國民政府開始組建軍事委員會戰時工作干部訓練團(簡稱“戰干團”),以集中大量培訓抗戰期間的軍隊及地方政工干部,蔣介石任團長,陳誠任副團長。戰干團先后在湖北武漢、河南雞公山、江西雩都、陜西西安設立了四個分團,其中設于西安的第四團(西安市民俗稱“戰干四團”或“西安戰干團”),于1938年9月在原東北大學舊址成立,該校仍由蔣介石、陳誠任正、副團長,蔣鼎文、胡宗南先后充任團副或副團長,日常團務由教育長主持,兩任教育長分別由胡宗南、葛武棨擔任。1941年2月,戰干一、二、三團相繼停辦,而西安的戰干四團亦由“軍事委員會戰時工作干部訓練團”改隸“國民黨中央執行委員會戰時工作干部訓練團”(簡稱“中央戰時工作干部訓練團”),名稱則改為“國民黨中央執行委員會戰時工作干部訓練團西安分團”(簡稱“中央訓練團西安分團”),直至抗戰勝利后結束。據有關資料稱,“戰干團”在抗戰期間共向各戰區輸送了約八萬名基層文、武干部,而其中西安的戰干四團(中央訓練團西安分團)規模最大,先后培訓出的學員人數幾乎占了半數,可以想見其在西安的巨大影響。

戰干四團既統屬于中央、由最高統帥蔣介石親任團長,又依仗胡宗南等軍政實力人物為后盾,行事風格自然頗為恣意強橫。在戰干四團入駐原東北大學校址(今西北大學校址)后,先后要求市政建設當局裝設西門通往該團道路(即前經命名之“大學路”)照明路燈,開鑿新城門(今小南門,民國時期稱井上將門、勿幕門),新修城門通往戰干團道路等便利該團人員進出城通行等,凡此種種,多以強令口吻,西京市政建設委員會在強壓之下,惟有勉力而行。而戰干四團在西門通往該團馬路命名問題上的態度和作為,更顯示其霸道的一面。館藏西京市政建設委員會全宗現存一件戰干四團第二處1939年9月26日致西京市政建設委員會的公函,內容如下:

查西門至本團之馬路(現定名戰干路)為本部出入要道,向經貴會修筑,現因歷時過久,馬路崎嶇難行,如遇天雨則更難插足。為此,函請貴會分派員工,加以修補,俾利行旅,而肅市容。如何之處,即希查照見復為荷。

函中除要求修補該團至西門道路外,稱該路“現定名為戰干路”,絲毫不提該路段已經西京市政建設委員會定名為“大學路”,也不提新定路名是否經該會同意。而筆者也反復查閱這一期間西京市政建設委員會的相關往來公函及該會會議記錄等檔案資料,沒有發現任何關于該路段命名、改名的記載。由此,基本可以推斷,該路“定名戰干路”即是戰干四團自行決定,只是以這種方式告知市政管理部門,根本不把地方當局放在眼里。由此,“戰干路”這一路名開始強行使用,并實際使用長達10年之久。

俗語說“前有車、后有轍”,抗戰勝利后戰干團撤銷,而遷校西安戰干團舊址的西北大學亦循東北大學、戰干四團前例,意圖再將該校連接城區道路,以“大學路”命名。1947年4月15日,國立西北大學校長劉季洪致函西安市政府及陜西省會警察局,要求將井上將門(今小南門)及西門通至該校之環城路分別命名、改名為“大學東路”和“大學西路”。該函稱:

查本校遷設西安,以戰干團舊址為校舍,所有井上將門外通至本校之環城路一段,擬請命名為“大學東路”,西門通至本校原戰干路,現以戰干團取消,并請改為“大學西路”,以符名實。

國立西北大學重新命名道路的要求,時任西安市市長張丹柏似乎認為順理成章,只需例行一下手續即可,故當日即在公函上簽批:擬可照辦,轉請省府核示。而陜西省政府則于1947年5月5日,以府建二字第1346號代電復函西安市政府,同意了國立西北大學關于道路改、命名的請求,并要求盡快公布施行。但就在這一期間,西安市政府建設科與省會警察局的相關人員,經過彼此溝通會商,卻提出國立西北大學改名、命名道路的請求不可接受,要求市長張丹柏暫緩執行。其中持反對意見最激烈者為市政府建設科科長陳靖及建設科技正趙國琪,趙國琪并在5月9日給市長張丹柏的簽呈中直言:               

查一市道路之命名,應以市之本身歷史文物為對象。該校所請易名之兩路,一為環城西路之一半曰“大學西路”,一為環城南路之一部曰“大學東路”,職竊以為不可:(一)環城四路系為一體,圍繞古都名實且壯,不易斷腰截肢任意易名以亂觀聽。(二)該校校址為前戰干團所駐地,戰干團將環城西路之半名之曰“戰干路”,殆該校駐此又易名為“大學西路”,則將來本市分區計劃通過后,大學移去而此地易主又須隨主更易路名,如此變更將伊于胡底?(三)姑不論該兩路是否正鄰該校之西或東,僅就“大學”二字而論,試問本市將來再無若干大學出現乎?如再有若干大學出現亦援此例而名其校附近之各路曰“大學西(或東南北)路”,則每校均有相同之四路,將何以分別?(四)又全市道路計劃中,在西門之大油巷處及勿幕門之西甜水井處均有開門之計劃,將來如成事實,則與該路起訖段落更為不倫不類。

應當說,陳、趙的意見也不無道理,四點意見條條切中要害。但陳、趙在市長張丹柏已首肯、省政府已核準的情況下,尚且如此激烈地提出反對意見,這種情形確實不同尋常,由此可見此番命名“大學路”爭議之大。但面對來勢洶洶的反對意見,市長張丹柏還是相當篤定,力排眾議,獨持己見,他在趙國琪、陳靖的簽呈上作出如下簽批:

國立大學永久設立于本市者,尚以西北大學為第一。命路名以資紀念,尚覺妥適。仍照省令核定辦理。

1947年5月15日,西安市政府在政府門口等處張貼公告,正式通告將勿幕門(1937年3月,市政府將井上將門改名勿幕門)外通至該校之環城路一段命名為“大學東路”,西門外通至該校原戰干路改為“大學西路”。表面看,關于“大學西路”和“大學東路”的命名已塵埃落定,有關爭論似乎可以告一段落,但實際上,此事并未完結。可能是原“戰干路”的影響太大,也可能是政府對命名新路宣傳不夠,此后有關該路的烏龍事件不斷。先是1947年11月20日,空軍總司令部第一大隊第九中隊致函西安市政府,請將該隊駐地附近(駐裕秦紗廠)戰干路更名為“郁青路”,以紀念抗戰中犧牲的該隊隊長謝郁青(中央航校二期畢業,1939年10月率同蘇聯援華飛行員駕機轟炸武漢時犧牲)。此時原市長張丹柏已卸任,新市長王友直已上任,于是建設科技正趙國琪在處理該事件時,又乘機將前事翻出,把前任市長挪揄一番。趙國琪在給王友直的簽呈中稱:

查此路本為環城馬路之一部,不宜更名。前戰干團駐此(現西北大學校址)時,強將此段改為“戰干路”,厥后西北大學移此,又請將此段改為“大學西路”,經前張市長曲予允許(本年四月下旬)在案。今時逾半載,不應又行改易,以亂觀聽。

類似事件還出現在西安解放后。盡管西安解放時“戰干路”已改名“大學西路”兩年多了,但由于戰干團被認定為培養國民黨特務的反動組織,而“戰干路”卻仍為廣大市民所熟知慣用,因此,新生的人民政權不得不采取必要措施,1949年7月12日,西安市人民政府發布《關于更改反動會堂、街道等名稱的布告》(市字第四號),宣布將“戰干路”改名為“南火巷”。

總之,民國時期西安兩度命名“大學路”,其初衷確實值得肯定,時至今日仍有借鑒作用。但由于種種原因,“大學路”命名的效果并不理想,以致當年命名的一些路段,如今卻難以為人所知,更談不上以資紀念了,確實令人遺憾。

探尋今日“大學路”

建國以后,西安的城市建設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許多昔日的老街巷已難覓其蹤跡,而檔案中記載的“大學路”可還安好?近日,筆者專門抽出時間,到實地走訪了一遭,并收集了一些相關的資料,在這里與大家共同分享。

(一)大學西路。“大學西路”作為路名,建國后已不再出現。而原“大學西路”從西北大學校門到西門一段路,1958年前后經過拓寬改造,現分別為環城西路南段和太白路北段,其中太白路在文革期間,1966年9月改名為援越路,1972年4月恢復原路名,該路段現為城市重要的通衢要道。

(二)大學東路。該路為30年代修筑的環城馬路中的一段,民國時期東起勿幕門(小南門),西至大學西路(今太白路)。不過有意思的是,看建國初期的《西安城區道路交通圖》能夠發現,當時城西南的環城馬路有兩條,相距不遠且相互平行,靠南的一條就是“大學東路”,靠北的一條建國后拓寬后成為環城南路西段,這也是“大學東路”雖被稱為是環城南路之一段,緊鄰今天的環城南路卻仍然保留下來的根本原因。該路最西端因西北大學50年代向北擴展,已消失。如今該路西起陵園路(今稱含光路)北段,東至振興路北端,比民國時期向東擴展較遠。街道為瀝青路面,路寬5、6米,街道寬不足20米,大致保留了民國時期的道路狀況。

(三)西大東路。1953年前后,西安開始修筑北起環城南路,南至烈士陵園的道路,初期建設時,道路名稱由群眾相沿稱呼,稱為“西大東路”,西安市人民政府1954年12月27日《關于幾個道路的命名問題》中,決定該條道路名稱為“陵園路”(現為含光路)。

(四)大學南路。以位于西北大學南側而得名,東起含光路北段,向西越過太白路至西北工業大學,長1100米,寬20.5米,瀝青路面。《陜西省西安市地名志》載1954年始建,館藏檔案中1956后始見其名,曾稱為西大南路。近年來,這條路上的大學南路小學以其優異的教學質量聞名全市,而在家有幼童的家長當中,對大學南路小學的認知度并不亞于西北大學。 (秦兵)


1947年4月15日,國立西北大學要求將西門至該校、井上將門至該校之環城路分別改名為“大學西路”、“大學東路”的公函


1947年4月15日,國立西北大學要求將西門至該校、井上將門至該校之環城路分別改名為“大學西路”、“大學東路”的公函

分享
相關新聞
     
江苏十一选五开奖记录 98098彩票网地址 时时彩怎么刷返点不亏 牛牛的4花牛是什么牌型 11选5讲解视频 云顶娱乐安卓版1.8.0 奔驰彩票官网 重庆时时官网开奖软件 四川时时地址 全天北京pk10最牛最稳计划 pk10免费走势图app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