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苏十一选五开奖记录
首頁>> 館藏精覽>> 珍檔薈萃>> 正文
為了不能忘卻的記憶—— 重提關于西安抗戰陣亡將士紀念碑的幾個話題(下)
恢復窄屏
發布時間:2016-03-22 來源:保管利用處作者:秦兵瀏覽次數:

話題三:抗戰期間,西安革命公園曾籌建紀念陜籍抗戰陣亡將士的紀念碑、紀念亭,但最終卻功虧一簣,紀念碑、紀念亭未能建成。

通過前面的話題,我們已經得出了西安蓮湖公園的抗戰陣亡將士紀念碑(公墓)并非專為紀念陜籍軍隊抗日犧牲將士而修建的結論。既然如此,有人就會問,西安有沒有專為陜籍抗日陣亡將士修建紀念碑呢?為了回答這個問題,筆者曾查閱了大量檔案資料,比較幸運的是,在館藏民國時期西安市政處檔案中,發現了一組陜西省政府、西安市政處及有關部隊的往來公文及信函,檔案雖只有寥寥數件,但卻清楚顯示,抗戰期間,陜西及西安地方當局確曾聯絡有關軍隊單位,籌劃在西安革命公園修建陜籍軍隊抗戰陣亡將士的紀念碑、紀念亭,并為此做了大量的籌備工作。由于時過境遷,加之紀念碑、紀念亭最終并未動工,革命公園曾經籌建陜籍軍隊抗戰陣亡將士紀念碑一事,如今已經很少有人知曉,也無人重新提起。不過,通過館藏檔案記載,我們仍可概略了解當年籌建陜籍軍隊抗戰陣亡將士紀念碑、紀念亭的大致情形及經過。

關于籌建西安革命公園陜籍抗戰陣亡將士紀念碑、紀念亭的緣起,要從時任第四集團軍及三十八軍西安辦事處處長楊曉初( 原名東升,字振鐸,陜西渭南人,中共地下黨員,長期在楊虎城部開展兵運工作,解放后于1954—1964年其間任西安市副市長)親筆書寫的一封信函(附圖一、附圖二)說起,這封信寫于1943年3月8日,收信人為熊斌(字哲民,亦作哲明,湖北黃安人,1941年7月—1943年3月任陜西省政府主席兼全省保安司令,其后曾任華北宣撫使、北平市市長等職),其內容如下:

哲民主席:

對于助修革命公園之意見如左:

一、園內既有忠烈祠紀念陣亡高級將領,各軍在園內東西兩旁修陣亡將士紀念亭,亭內立碑,名其亭曰某某軍陣亡將士紀念亭,亭之周圍,廣載花草以供游人賞玩,式樣請園內原設計設計。

二、修亭及栽花草均由各軍自購并派兵助修。

三、第四集團軍、卅八軍、九六軍合修一亭,十七軍、十六軍各修一亭,廿二軍正商討此問題未定。均系陜籍部隊,所征之兵均在陜境,在革命公園立亭碑紀念,自覺適宜,故未聯絡其他部隊。

四、關于亭子式樣及碑式樣,由后方設計好須送前方主官閱過方能建立,故修筑日期不能馬上決定。

五、亭與碑不能馬上建修,可留地以待,但花草宜即時移植。現已準備好丁香花樹(高四尺)二百株、海棠花樹(高四尺左右)百株、不結實之天曾石榴樹(高六尺)五十株、百日紅(高四尺)五十株、大洋玫瑰七百株,急待移植,計劃每一軍在紀念亭周圍載一種花樹,仿中央公園辦法自成一林。

六、亭與碑之式樣,我集團軍有鑒于現時材料缺乏,設計不易,亭子式樣擬照邯鄲公園內圓亭式樣,隨信附上照片以供參考(案卷未附照片);碑擬照上海江灣某某紀念碑修筑,隨信附上照片以供參考。

七、已上六條意見,請主席裁奪。

                                                                                                                                                                                        弟楊曉初

                                                                                                                                                                                        三月八日

信函內,楊曉初代表有關“陜籍”部隊詳述了“助修革命公園”的具體意見及辦法。信中“助修革命公園”一說,據有關檔案記載,熊斌接任陜西省政府主席后,對西安的市政建設頗為重視,諭令省建設廳制定整理西安各公園計劃,又因陜省財政困難,極力推動駐陜軍、政、商、企進行“助修”,其中革命公園于1941年11月交隴海鐵路管理局負責整修,直到1942年9月才交還西安市政處(1942年1月成立),該處又以綠化等工作尚未完備,繼續對該園進行修葺整理,這也是有關部隊提出在革命公園修建陣亡將士紀念碑亭的背景之一。信中還給出了各軍計劃在革命公園建亭立碑的另一個原由,即革命公園已經建有紀念陣亡高級將領的“忠烈祠”,那么在公園兩側建立陣亡將士紀念亭碑,紀念抗日犧牲的其他將士,自然是順理成章的事。

值得關注的是,信中明確表明了擬建紀念亭碑是為“陜籍”軍隊抗戰陣亡將士所修建,稱有意修建紀念亭碑之第四集團軍、三十八軍、九十六軍、十七軍、十六軍、二十二軍等各軍,“均系陜籍部隊,所征之兵均在陜境”,因而,“在革命公園立亭碑紀念,自覺適宜”。另外,信中提出各軍修建紀念亭碑的具體辦法,如第四集團軍、三十八軍、九十六軍合修一亭,其他各軍分別修建一亭,也頗有意味。參考有關歷史資料可知:“西安事變”后,原楊虎城將軍十七路軍縮編為三十八軍,軍長為孫蔚如,抗戰爆發,該軍先后參加了娘子關、忻口等戰役,付出巨大犧牲;1938年6月,三十八軍擴編為第三十一軍團,孫蔚如任軍團長,下轄三十八軍(軍長趙壽山),九十六軍(軍長李興中);同年11月,第三十一軍團改編為第四集團軍,總司令為孫蔚如,仍轄三十八軍和九十六軍;川軍李家鈺之四十七軍曾在1939年撥歸第四集團軍建制,但不久該軍擴編為第三十六集團軍;第四集團軍駐防晉南,歷經保衛中條山諸戰役,于1940年10月調防河南,繼續在偃師、鞏縣、廣武一線阻擊日軍。信中提出合修紀念碑,既表明了第四集團軍及三十八軍、九十六軍的隸屬關系和歷史淵源,又強調了紀念對象的“陜籍”屬性。至于信中所提其他各軍,二十二軍前身為陜軍井岳秀部,后編為八十六師,抗戰爆發后,于1938年7月擴編為二十二軍,高雙城任軍長,部隊駐防陜西榆林地區,曾配合綏遠傅作義部反攻包頭,并憑借黃河天險,數次擊退日軍犯陜兵鋒。十七軍系抗戰爆發后,由陜軍高桂滋八十四師擴編組成,該軍先后參加了平型關和忻口戰役,1941年參加了中條山戰役和晉南會戰,部隊損失極為慘重,此后該軍隸屬第八戰區副司令長官胡宗南指揮。十六軍原為湘軍部隊,在凇滬會戰中損失殆盡;1938年8月,十六軍以原中央軍四十六軍二十八師為基干重組,軍長董釗兼二十八師師長;二十八師在西安事變期間作為“討逆”部隊入陜,其前身為原國民軍胡景翼部第二軍新編第五師,董釗又是陜西西安人,因而該軍與陜西有著千絲萬縷的聯系;抗戰爆發后,二十八師擔任潼關要隘的守備,后參加臺兒莊戰役,官兵傷亡達三千余人,十六軍重建后,參加了武漢會戰、信陽戰役,其后再次奉調入陜,列入第三十四集團軍戰斗序列。因后面所列3個軍相互并無隸屬關系,故信中提出各軍分別修建一個紀念亭。

對于信函提出的“助修革命公園”意見,省政府主席熊斌當即批示:“似可準予照辦,花木既已準備,應先指定地區即日移植。市政處核復。”得到省政府主席支持,此后一段時間,革命公園修建抗戰陣亡將士紀念碑亭一事的進展頗為順利。1943年4月14日,西安市政處在呈報省政府主席熊斌的簽呈(市益字第四〇三號)中稱:(三十八軍駐西安辦事處)楊處長已前往該處面述各軍擬在革命公園修建亭碑及栽植花木計劃,且該處已會同各軍在省城負責人員勘定了擬建碑亭及栽植花木的位置和地點,因此,除已要求各軍將擬建亭碑的式樣及碑上題詞盡快送達外,特呈報已勘定的《各軍擬建修亭碑及已栽植花木地點圖樣》(附圖三)請予鑒核;7月9日,二十二軍駐西安辦事處在給西安市政處的公函中稱,已擬定紀念亭名為“廿二軍抗戰陣亡將士紀念亭”,紀念碑名為“ 廿二軍抗戰陣亡將士紀念碑”,“并請將碑亭圖樣早日見賜,以便覓工修筑為荷”。7月12日,西安市政處在給三十八軍西安辦事處的公函(市益字第七四七號)中又稱:“上項設計業經完成,計繪就紀念碑及紀念塔式樣草圖各一種,又紀念亭草圖兩種”;“惟以該園大門左右花壇內二十二軍及十六軍擬建之二亭,與該園大門內正中大路兩旁東西花壇邊各軍擬建之四座紀念碑,前設計人章教授以所占位置相互對照較為美觀劃一,囑將紀念碑一式建修四座,紀念亭一式修為兩座,至忠烈祠正東及該園正西已勘定之兩地點——十七軍及第四集團軍同三十八、九十六各軍合建之亭塔各一座,可任擇原繪紀念亭及紀念塔式樣,修亭修塔均無不可,不必采取同一式樣”;并附送碑、塔草圖各一紙,亭圖二紙,請三十八軍西安辦事處代為轉達各軍選擇采用。

紀念亭碑的動工修建似乎就在眼前,但此時,情況卻意外發生了變化。到9月27日,西安市政處再次致函三十八軍西安辦事處(市益字第929號),文中稱:“查前準貴處函囑擬在革命公園修建紀念亭碑一案,關于修建地點,業早會同勘定,亭碑式樣亦于本年七月十二日以市益字第七四七號函請查照辦理在案,迄今事隔兩月,尚未見復。茲為整理園政計,即希從速籌劃興修,俾早觀成,以免劃撥各該地段長期曠廢,有礙園容。相應函達查照,并請見復為荷!”可見修建紀念亭碑之事已經停滯很長時間了,公園的管理方已按耐不住要進行催促。催促有無回復,已不得而知,因為再無這方面情況的檔案記載,但不爭的事實是,紀念碑、紀念亭的修建計劃就此擱置。又過不久,省政府主席熊斌奉調離陜,西安市政處處長黃覺非隨之離職,此事就更無人提及了。

革命公園陜籍抗戰陣亡將士紀念亭碑沒能修成,就連當年設計的紀念亭、碑、塔圖紙,也大多堙沒不知去向,這是一個讓人非常遺憾和失望的結局。不過值得欣慰的是,筆者在民國西安市政處檔案中,發現了章君瑜先生寫給當時西安市政處公益科科長劉協德的兩封信,從而確定檔案中唯一留存下來的一幅紀念碑的設計草圖(附圖四),出自園藝大師章君瑜先生之手。

章君瑜先生,別號守玉,江蘇吳縣人,是我國近代花卉學的奠基人之一,著名園藝學家、園藝教育家,1928年3月開始,先后擔任南京中山陵園藝股技師、主任,主持了中山陵園各風景點的綠化設計與施工,在各個景點巧妙地融合了中西造園藝術的風格和特點,他執筆的中山陵植物園設計圖,對我國以后的植物園建設有著重要影響;1938年底,章君瑜到西北農學院任教,四十年代初參與了西安蓮湖公園、革命公園的整理工作,并一度以省政府參議的身份對西安的公園整理工作進行指導,在園藝、建筑、碑亭設計方面提供大量寶貴意見,還直接參與并主持了革命公園中“報界宗師”張季鸞先生紀念亭碑、陸軍上將胡公笠僧革命紀念碑及各軍修建抗戰陣亡將士紀念碑亭的設計工作。章君瑜寫給劉協德的兩封信,其中一封(附圖五)內容如下:

協德先生大鑒:

傾奉大示,敬悉一是,近維公私迪吉,為頌為禱。革命公園內各軍紀念碑,其在大路兩旁之四塊,式樣似宜一律,弟前已擬一草圖,其尺寸材料等均經注明并交魏涵弟托貴處工程科繪圖,如未收到,可請魏君一查或由弟另繪一草圖亦可。至亭內碑志,需俟亭子圖樣繪就后,始能決定。悉轉達覺公(黃覺非)為荷。專覆。順頌勛綏。

覺公前乞代候;諸位先生均此致意。

                                                                                                                                                                      弟章君瑜拜

                                                                                                                                                                         五、十九

劉協德收到信件后,即將兩函及所繪紀念碑草圖一并呈送西安市政處處長黃覺非簽核,這件極為珍貴的檔案方得以保存至今。

話題四:名園樹豐碑,西安當在革命公園修建陜籍抗戰陣亡將士紀念碑,追念緬懷先烈,了卻前人未竟心愿。

近年來,為了緬懷抗日先烈,弘揚不屈的抗戰精神,全國各地陸續修復、重建了許多抗戰遺址、紀念建筑。重慶市在本世紀初,根據當年的設計圖稿,復建抗戰陣亡將士紀念碑(碑前有汪逆夫婦跪像)于沙坪壩區磁器口古鎮,供游人瞻仰緬懷;成都市在1989年重建了40年代修建、建國后拆除的“無名英雄紀念碑”(即川軍抗戰陣亡將士紀念碑),并于2007年遷建于成都人民公園東大門,紀念碑已成為城市的標志性建筑,城市精神的象征。陜軍同樣為抗戰勝利付出了巨大犧牲,做出了重大貢獻,而我們陜西長期以來,在這方面認識不足,更宣傳不夠。因此,重建已經消失的西安抗戰陣亡將士紀念碑,表彰陜軍將士的抗戰功績,讓家鄉人民從內心敬仰英烈、緬懷英烈,從內心為他們感到自豪和驕傲,當是吾輩應有之義,應盡之責。

重建西安抗戰陣亡將士紀念碑,目前呼吁者大多要求恢復的是蓮湖公園的抗戰陣亡將士紀念碑(公墓),而通過對前述檔案資料分析,筆者認為現階段在革命公園擇地修建,似乎更為適宜。理由如下:

一則從重建紀念碑所需資料考量。蓮湖公園抗戰陣亡將士紀念碑(公墓)的形狀外觀、尺寸大小及建筑材料等,尚不確切,相關檔案資料嚴重缺乏,除非有新的發現(原始設計資料、照片、圖片等),否則,重建難度極大。而革命公園原本擬建各軍之紀念亭、碑、塔,雖未實際開工修建,且設計圖紙大多遺失,但幸存的紀念碑設計草圖上,平面圖、剖面圖、大小尺寸、所用材料均極完備,且出自名家之手,按圖建碑,相對更為容易,既可修建一碑,冠以陜軍抗戰陣亡將士紀念碑之名,也可秉承前人之意,修建一組,分別定名為某某軍抗戰陣亡將士紀念碑,了卻前人未竟心愿。

二則從兩個公園的意境氣韻考察。筆者以為,蓮湖公園以風景優美、環境優雅的自然風光著稱,與抗戰陣亡將士紀念碑所帶來的凝重氣氛并不合拍;而反觀革命公園,則歷史氛圍濃重,氣韻厚重深沉,走進革命公園,就如同進入近現代陜西西安的歷史長廊,建國前就修筑的東、西大冢,忠烈祠,革命亭,以及陸軍上將胡公笠僧革命紀念碑、西安負土墳殉難人民碑辭、革命公園國殤墓碑等數十通碑刻,建國后修建的革命烈士王泰吉、王泰誠紀念碑亭,劉志丹、謝子長、楊虎城紀念雕像,近年,又根據檔案資料恢復的“報界宗師”張季鸞紀念碑亭等,不一而足,抗戰陣亡將士紀念碑置于其中,正與革命公園歷史文化韻味相合,相得益彰。

希望不久的將來,西安的抗戰陣亡將士紀念碑能夠再次矗立起來。      (作者:秦兵)

附圖一:楊曉初寫給熊斌關于助修革命公園的信函

附圖一:楊曉初寫給熊斌關于助修革命公園的信函

附圖二:楊曉初信函所附紀念碑參考照片

附圖二:楊曉初信函所附紀念碑參考照片

附圖三:西安市政處勘定的《各軍擬建修亭碑及已栽植花木地點圖樣》

附圖三:西安市政處勘定的《各軍擬建修亭碑及已栽植花木地點圖樣》

附圖四:章君瑜先生繪制的紀念碑草圖

附圖四:章君瑜先生繪制的紀念碑草圖

附圖五:章君瑜先生寫給劉協德的信函

附圖五:章君瑜先生寫給劉協德的信函

分享
相關新聞
     
江苏十一选五开奖记录 足球比赛直播 老时时 重庆时时开奖直播现场软件 华兴娱乐复兴中华网址 重庆时时彩官方手机版 天游官网 快三在线投注平台app 北京赛车pk10走势图 双色球投注金额表 牛牛的4花牛是什么牌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