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苏十一选五开奖记录
首頁>> 館藏精覽>> 編研成果>> 正文
祖父楊彥楨
恢復窄屏
發布時間:2010-06-18 來源:征集編研處作者:蘇潔瀏覽次數:

                                   作者:楊 惕

我們一直在追尋祖父楊彥楨留在這個世界上的痕跡,哪怕片紙只字,我們不希望祖父僅僅是作為一個名字留存于我們的記憶。當我們發現西安檔案館征集到祖父在清末陜西武備學堂的一份考卷時,我們的追尋終于有了驚喜的結果。西安檔案館在填補了一段歷史空白之際,也幫助我們了結了一樁心愿,讓我們得以目睹祖父規整的遺墨,讓我們透過寥落的歲月得以與祖父心神相通。

祖父楊彥楨,又名楊蔭堂,長安縣西四府村人,是曾祖父的長子,于光緒八年前后出生于故鄉。曾祖父是鄉里的落第秀才,在家鄉教私塾,祖父會走路后就開始隨讀,弱冠之年已精通四書五經,并輕松考取了秀才,被附近村鎮的人們譽為南鄉才子。祖父后來考過進士,因遲到誤考,繼而科舉廢除,再繼而祖父考取了陜西武備學堂。

有關祖父在武備學堂的情況,父親在1965年完成的自傳中這樣寫道:……后來又進過滿清的武備學校,也獲得一公尺見方的畢業文憑,(文憑的照片上)頭戴滿清有頂的帽子,穿上半中半洋的衣服,還學了幾何炮科等……

父親提到的祖父在武備學堂的畢業證我們幾個子女全見過,有一米長但沒那么寬。我們還見過祖父和幾位武備學堂的同學身著戎裝拄刀而立的合影,他們的戎裝有點像電影甲午海戰中將領們穿的那種樣式,遺憾的是那張畢業文憑和合影沒能保存下來。

祖父畢業后在滿清陜西新軍管帶張鳳翙手下任職。辛亥革命時祖父奉命率兵攻打槍械處奪取彈藥,隨后又參加了對西安滿城的進攻。曾祖父是虔誠的保皇派,對祖父反叛朝廷的行為深惡痛絕,兩人的關系從此再也沒能緩和。

辛亥革命后張鳳翙任陜西督軍,祖父似乎在督軍署里任某一級的軍需官。1914年張鳳翙明升暗降,調往北京任職,北洋政府派陸建章率軍督陜。陸進駐西安后大肆裁汰陜軍,本地將領被悉數更換,祖父也在那時去職。

祖父去職前后還伴隨著一場風波,當時的幾位頭面人物侵吞了一筆數目不菲的軍款后栽贓于祖父,并妄圖加害。祖父被迫離陜避禍,兩年后祖父悄然歸隱故鄉,更迭頻繁的官員們只顧中飽私囊,沒有誰再注意到他。祖父回來后很少在城里住,更多的時間呆在長安老家習書練字,侍弄稼禾,與同族的弟兄們串門子聊天。

祖父頭娶馬氏,后因馬氏行為叵測被祖父疏遠。1918年前后祖父在長安老家續娶了我的祖母毋氏,兩年后我的父親楊永鎮出生。大約在1923年前后,祖父帶著我的祖母、父親、曾祖父一同遷住西柳巷。隨遷的還有祖父早逝的胞弟楊樹堂的遺孀雷淑貞和她的母親。

祖父遷到西柳巷后沒有賦閑,他一襲長袍馬褂,被人請去開通巷教書。祖父精通古文,又讀過新學,從教之途本應坦蕩,無奈惡運很快降臨。先是我的祖母19247月因肺病辭世,接著祖父也顯露出病態,于192511月辭世。祖父離去時父親還不到六歲。按照祖父生前安排,父親由祖父胞弟的遺孀雷淑貞撫養,她便成了我們的雷姓祖母。

雷姓祖母二十二歲守寡,無出。她出嫁前讀過私塾,出嫁后考入陜西女子師范學校一期。實際上在祖母病逝前雷姓祖母就已經開始照料年幼的父親,正是她的精心照料,讓失去雙親的父親在極其險惡的生存環境中熬過了1926年的西安圍城。圍城期間,我的曾祖父和雷姓祖母的母親因病餓而逝。

父親對祖父的印象只是些零星片斷,靠著雷姓祖母的講述,才讓祖父的生平在父親的記憶中有了一條比較清晰的脈絡,而西安市檔案館征集到的試卷又讓我們從精神層面更貼近了祖父。

祖父本想走科舉、為儒官,但“學術與世運為轉移”將祖父推向了儒將之途。儒將并非一介武夫,所以祖父強調“六經皆兵書”,強調“殺敵致果之略,皆散見于六經之中”,希望有一位像東漢祭遵那樣能知儒將用儒將的人出現,帶領自己去成就功業。祖父也清楚“學術與世運為轉移”也可能會出現“以馬上定天下,元勛首功,半出錐屠”的那種情況,于是祖父感嘆“就令遵果得士,亦恐學非所用,將以收效,不易難乎?”

不幸的是兩種情況都被祖父言中。

祖父作為清末新軍中的一員儒將,被當時同樣為儒將的張鳳翙所用,為推翻滿清封建統治戰克攻取,在“學術與世運為轉移”中成就了一番功業。

但民國初年政局混亂,權勢傾軋,幫派林立,自認為是儒將的祖父在他熟讀的六經中卻沒有找到應對的策略,只好在“學術與世運為轉移”中又“淪落不偶……”。

給祖父批閱考卷的教官似乎對此也早有預感。“起處精悍后遜”——教官先贊揚了祖父考卷前半部分的“精悍”,肯定了祖父愿為儒將所用建功立業的豪情壯志,又直率地點出了祖父考卷后半部分的“遜”。遜在何處,我們覺得:就遜在祖父已經注意到“錐屠”弄權的可能,但卻沒找到應對的策略,依然寄希望于祭遵這樣的大儒將憑空出世,將他們這些小儒將“羅致而器用之”。

說到底,祖父還是一介書生,在鄉間教私塾的曾祖父不可能教會他如何與官場的“錐屠”周旋,于是他只能用中國文人慣常使用的避和隱來保護自己。雖然他也曾參加辛亥舉義攻城克敵,但最終還是“儒生不足以成終始類如斯”,身著長袍馬褂去給學生教書了。

祖父離開我們已經85年了,他就像85年前一粒劃過天空的流星,早已淹沒在無垠的宇宙中,但他的思維卻隨著他的這份考卷的發現永遠留存于我們的世界。

1:文中帶引號的文字均引自祖父楊彥楨考卷。

2:祖父考卷里出現的“錐屠”一詞,系指隨漢高祖打天下后來又盤踞高位的將領里有許多原為刑徒、屠夫之類。

3:隨文照片拍于1924年祖母去世之時,父親戴重孝,站于雷姓祖母身旁。

楊彥楨直系后代:

子楊永鎮:上中學后改名楊覓楠,1945年畢業于蘭州國立醫學專科學校,退休前任西安空軍醫院眼科主任,現年91歲。

長孫楊憶:1967年畢業于北京地質學院,中科院研究生院地學部教授,已退休,現年65歲。

長重孫楊大川:1975年生,畢業于南京大學,在美國紐約州立大學獲得碩士學位,現任北京某公司首席執行官,2009年進入國家千人計劃

(楊小重為楊惕筆名——編者注)

                                                                     (作者單位:蘭州軍區昆明路軍干所)

 

 

坐者為楊彥楨胞弟楊樹堂遺孀雷淑貞,戴重孝的孩子為楊慎先生之父楊永鎮。

照片攝于1924年夏,楊慎祖母毋氏去世之后。

楊慎先生寫給西安市檔案館征集編研處副處長謝書文的短信

分享
相關新聞
     
江苏十一选五开奖记录 最新手机赌博利宝娱乐 江苏快3计划软件免费下载 菠萝彩票网 球探体育比分网站 我中彩票大奖真实经历 宝马线上娱乐mg线路检测 天下彩票免费资枓大全 球探足球比分 快乐时时是全国开奖 北京pk10基本走势图360